为《少年》过审杨树鹏几乎崩溃 但他说下次还干

  拍《少年》,杨树鹏大概经历了这么一个过程:兴致昂扬地在脑中勾勒出一个犯罪题材类型片的蓝图,但是正式开始操作的时候,无论是这个类型片的商业需求,还是来自电影局对血腥暴力程度的审查,和公安局对警察形象的审查,都和他的诉求强烈碰撞,需要他违背最初的意愿,去妥协,去平衡。这个过程是贯穿始终的,”从剧本到成片粗剪,乱七八糟的,反正一大堆调整,调整得我都快疯了”。他不是不懂得形势比人强的道理,也有能力去配合完成要求。

  但他内心的冲突无法平息。他时而愤怒不已,从实际操作中抽离出来,从根本上怀疑这个制度的合理性。时而又会用理智说服自己,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一下问题,正能量一些,也权当是磨自己的性子了。时而又会陷入虚无,尤其当他意识到自己是怀抱主动性去做的努力,“我就是个傻X嘛!”甚至会用他并不相信的星座来自嘲,“死金牛嘛”。这是他被强势环境逼到角落无处可退的时候,宽慰自己最有效的防御机制。

  某个活动上,杨树鹏碰到了《匆匆那年》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导演张一白,后者对他说,你干嘛非要拍这种电影呢?反正最好看的一定会被剪掉的。其实,杨树鹏不是没接到过《匆匆那年》这种戏的offer,“我能拍一个好玩的都市爱情喜剧,票房2亿5到3亿5。”但是,观众看完也不知道谁导的,这事儿让渴求存在感的杨树鹏受不了。

  下一部还是想拍犯罪类型片。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小孩去看这样的电影,但是我真的希望能在这方面走得再远一点。因为电影首先是视听的,它是感官的结果,你不能在感官上就先往后退,退到没有感官了,那看它干什么呢?”

★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,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★。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gyfLyfishers.com/article/1624.html

最后编辑于:2019-08-26作者:优德w88app_优德w88手机版_w88优德中文官网【官方首页】

上一篇:
下一篇: